• 时间:2019-10-21 08:58  千里咫尺一江水,
  • 的水泥壳遮住了我的房间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的阳光。几个铁架被我拆掉的铁架和它的螺丝一起堆在墙角,地上还有许多地方残留了刷墙留下的白漆。我将搬来的家当一件件摆在屋里,拖地,擦桌子,洗衣服。可能是这里过于...

栏目相关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